慕浅要/始異/动漫/宅/面瘫/美术生/写手/UP主
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mpmuqianyao

关于

我心动了啊啊啊

两年前的某个早晨,他们初识。

阳光普照,万物复苏,亚斯克丁学院里一切皆然美丽。学院里的公告栏上紧贴着一张大大的‘Dream社’海报。

“由于Dream社的成立,它的主创方想要招聘各路文学爱好者的加入,所以想要建立一支新生代文学队伍。无论你是天才、大神、新手及菜鸟,总之,我们都以诚挚的微笑欢迎您的加入,与我们共同携手见证新生代的文字魅力。”兰雪一字一句地读着。

她叫兰雪,是亚斯克丁高中一年级的学生,仅仅才15岁。她有一头粉色的秀发,水汪汪的大眼睛,时刻不停地忽闪着,一个高挺的鼻梁以及一个可爱的樱桃小嘴。

第一次见过她的人,都说她很萌,可她自己却从未发觉,只是一如往常那样在学院里悠哉随意地走着。

“请问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这时,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。她看着他,一头蔚蓝色的碎发,浓厚的眉毛,穿着学生服的少年映入眼帘。

“你……你好,我叫兰雪。”她含糊不清。

“我叫琉星,是一年级(11)班的学生,请问……

“那个,我是隔壁(10)班的,”还没等琉星说完,兰雪就抢先一步,“琉星,今天我们能在这儿相遇,就说明我们很有缘,不如,咱俩儿交个朋友好了。”

琉星抓抓脑袋,含笑道:“可以啊!我人一向都这么大方。”

她微微点了点头,他就像只跟屁虫一样,在她身边不停围绕。

其实,琉星在班上是做事低调的男生,不怎么爱说话,很腼腆,成绩却糟糕的一塌糊涂。不是说,行为越低调的人,学习成绩就越好吗?他怎么会这么与众不同?

不会是因为那个原因吧——琉星的爸爸因为欠下了一笔巨大的债务,暂时还无法偿还,所以他下琉星自己一人逃走……难道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……

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萝莉,脸颊在不知不觉中滚烫起来,过了好一阵子,他才恢复正常:“小雪,你是不是很想加入‘Dream社’啊?”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她使劲点头。

“那好,我一定会陪着你的,不用担心。”

“谢谢!”

他千言万语,就是不知要如何表达,最后只得在心中感叹:眼前这个女生,真的好可爱啊!一直以来,我都不怎么会表达……天啊!刚才我的脸一直在发烫,胸口就像有几只小鹿在乱撞,我该不会是真的动心了吧?怎么可能……

炎热的午后。

阳光如烈焰般烤着大地。虽说这已是5月初期,但还有几天就立夏了。

“真——热——呀!”琉星一手遮住太阳,一手用衣袖扇着风。他就是一个内心急躁的人,天气又这么热,怎么能缓解心中的那份不适呢。

“喂!琉星!你等等……”这时,兰雪叫住了他。

他回过头。

怎么了?

兰雪来到他身边,喘着粗气说:“琉星,我们快走吧,现在距离 ‘Dream社’的报名时间已有5分钟了,再不走,那里可就人满为患了,所以,我们要比那些同学抢先一步,知道吗?呼、呼、呼……

“哎!小雪,你等一下嘛……”可怜的琉星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兰雪拽着袖口一路小跑走了。

可怜的少年哪!

“琉星,我想问一下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兰雪突然定定地看向他。

嗯?

怎么会突然这么问?难道……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?

“啊?”

他没听错吧。

“他叫十月,听说,他也要去报名了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听到这话,琉星的胸口微微一颤。

果然呢。

“如果你是为了他而去的话,就一定要勇往直前,加把劲,不要放弃;如果当时的你还不清楚他的到来,那么就随命运而去吧。”他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,还是应该鼓励她呢?

他一无所知。

“谢谢啊!”兰雪突然丢下他,径直向社团门口跑去。

“喂!小雪!你怎么了?”

难道,她不要他了吗?

他的胸口在痛。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见真情呢?不管怎样,兰雪可是他的初恋啊!他会不难受?

琉星低头而去。

失望,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,因为有所期待,所以才会失望,因为有爱,才会有期待,所以纵使失望,也是一种幸福,虽然这种幸福有点痛。

十七岁这年。

宁静的夜,风呼呼地吹过,这时,一个人影从窗外闪出……

“谁?”琉星吓得直哆嗦,听到外面的声响后,他浑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不会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吧?

“到底是谁?”

此时,琉星以飞快的速度把四周的电源关掉,然后在黑暗中摸索着,最后再静静等待。

“不要以为你躲在暗处就可以为所欲为,这里是我家,还轮不到你来撒野!”他冲着对面的空气大叫一声。

砰!

忽然,家里的灯全都亮了起来,这时,从窗口飞进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,他是谁?

那一身贵族才有的气息让他开始有了意识。望着长而尖的脸,深邃的眼眸,微阔的双唇,嘴角慢慢上扬……他笑了!

他深吸一口气,揉了揉干涩的双眼,他看向他,颤住了。

怎么会是他?

“玄月?”

没错,就是他——黑月铁骑中的大哥哥。

“怎么,是不是很惊讶?惊讶我怎么会来到你家?”

琉星的双手直冒冷汗,生怕他的到来会对自己不利,他沉着地闭紧了双眼,然后再平静张开,说道:“没有事你是不会来找我的,说吧!什么事!”

很好,实在出乎他的意料,眼前这个少年居然没有被吓到,而是以一副沉着镇定的模样在面对自己。

“我来这儿的目的呢,其实就是要警告你,你不可以喜欢上兰雪……

“为什么!”

“原因有许多,第一,她喜欢的人是十月;第二,她对你没有任何感觉;第三,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,其实呢,她就是九月!我不管你相信不相信,总之,这就是不可否认的事实。”

琉星惊愕极了,他待在原地,以至于双膝跪地。

怎么会......

他不管他脸上是何种表情,下一秒,他便从窗口飞了出去。

愣愣的、呆呆的、傻傻的,琉星垂丧着脑袋:“这……这是真的吗?兰雪就是那个打乱了我原本生活的九月吗?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该去的总会去,该来的也总会来,这些事总是不可避免的,我们应重新面对生活,别在意它的好坏。

他紧闭双眼,脑海中一直回荡着——“其实,兰雪就是九月……

蓝发少年的双眼湿润了。

一滴……

两滴……

三滴……

泪水由脸而下。这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,琉星,你怎么可以哭呢,你可是一个男生耶,你不是一向都很坚强的吗?为什么这样?

不喜欢又能怎样?只要心里有数就可以了。不可能要求世上所有人都是你的朋友,都是关爱你的人。珍惜对你好的人,其他的,就随他们去吧!

!? 他没看错吧?

远处的操场上,他看到她的身旁有一个银白色碎发的男生正牵着她的小手到处走动。他自嘲道,想必,他就是十月吧。

好久没有待在你的身旁,不知道此刻的你又在想些什么呢?

忽然,面前的阳光被遮住一大半,他缓缓抬起头,却见一双澄澈得发亮的双眼,好动人。他看着她,许久,才挤出几个字:“小……小雪!”

“喂!琉大傻帽,”这天,你忽然笑着对他说,“其实呀,我有一个小秘密哟!看在我今天高兴的份儿上,就破例告诉你吧。其实,我就是九月天,九月天就是我,我就是那个江洋大盗。对不起,琉星,是我不好,都怪我隐瞒了这么久,这件事,我真的很抱歉,很抱歉……

这时的你,忽然转喜为悲,眼神流露出自责的模样。

果然……

“没……没关系,我都已经习惯了。”琉星强忍着眼中的泪水。

“不要哭哦,来,我帮你擦擦吧,”兰雪在口袋中翻来覆去,似乎在寻找着某样东西,随后,她拿出纸巾,在他的双眼上轻轻擦拭,“知道吗?男生流泪是一种很不好的表现,要改改,知不知道?”

“嗯!”他使劲咬着下嘴唇。

怎么会这样?

明知道兰雪就是九月,可为什么心却还是老样子?难道会是心中仇恨的火花已经黯然失色了吗?也难怪,都两年了,从他们第一次相识到两年后的今天,从无知到懂事,对方对自己的感情自己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

 

天空是蓝色的,而他却是灰色的。

琉星阴沉着一张脸,好失落、好心痛,他想要重新开始,他打算把这些统统都忘掉……

“十月,你等等我!等等我……

“九月,真的,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么追闹了,我真的好累呀!”

“那你就停下来呀!”

“不,就不,只要你能追上我 ,我才会按照你说的去做!”

……

远处,他看到十月与小雪嬉闹着,是时候该放下了,自己此身注定与她无缘,不过没有关系,这是上海有根多有趣的事等着自己去探究、去做呢。

所以不要放弃。

 

分别的,只是彼此的身影和目光,而回忆和思念将永远系住他们,就像飘零的可以是花,但绝不会是春天。

 

她叫兰雪,而我却管她叫做小雪。

她是校花,而我却一无所知。

忽然有一天,他却告诉我他就是那个扰乱我原本生活的九月天,我还不相信。

直至他的到来……

 

——摘自《琉星的初恋笔记》


by:慕浅要

以吾之名,在此立誓:唯爱二次,此生不渝!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慕浅要 | Powered by LOFTER